还在人工除垢?技术对策助热水器“内外兼修”

不久前,齐鲁生活频道曝光了青岛市民家中9岁高龄热水器的清洗结果——拆洗过程中,王先生看到被腐蚀成筷子一般粗细的镁棒,着实有些心惊,更让他不敢相信的是,平日里放心使用的热水器竟被清洗出一桶又一桶的脏污水垢。


△新镁棒(上)与王先生家镁棒(下)对比 洗出的惊人污垢△
事实上,让王先生倍感心惊的现象在普通电热水器中并不少见。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人开始重视用水健康,除饮用水之外,“洗澡水”当然也同样值得我们关注。
看不见的水中“杂质”
大多数家庭使用的洗澡水,其根本来源都是自来水。自来水看上去清澈,但实际成分却相当“复杂”:除了消毒后的残留余氯、水源地的泥沙、运输过程附带的重金属、微生物等等,水中还溶解有不稳定的重碳酸盐,如Ca(HNO3)2、Mg(HCO3)2等。

重碳酸盐受热极易分解,碱性条件下也会与氢氧根离子发生反应,产生微溶性碳酸盐沉淀,其溶解度随着温度的升高而降低,因此很容易达到过饱和状态从水中析出。在电热水器内部,当水流速度小或传热表面较粗糙时,这些结晶和水中其他杂质就会混合沉淀为我们常说的水垢,牢牢附着在加热管、内胆、镁棒等位置。
残垢余氯危害重重
传统电热水器在长时间使用后,水箱内部都会沉积很多污垢,长时间得不到清洁,就会阻碍电加热设备传热效应、削减镁棒防腐功能,降低使用寿命,甚至导致设备烧毁。

除此以外,人在洗热水澡时皮肤毛孔呈张开状态,水中杂质容易堵塞开口形成栓塞,加速皮肤老化;余氯在加热时形成的三氯甲烷,增大皮肤癌患病风险;垢层也是细菌滋生的温床,超标的有害菌还会引起过敏、瘙痒等皮肤问题。
因此,改善自来水水质、降低水垢生成、减轻不良洗浴对设备及人体的伤害……对每一个家庭来说,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优化洗浴的不断探索
从1889年人类第一次用上自动容积式热水器至今的100多年来,电热水器经历了多次重大产品升级。放眼除垢领域,方法、技术的不断变迁见证了人类在产品优化道路上的持续探索过程。
1)化学/物理除垢方法
老式电热水器功能简单粗暴,除垢必须依赖人工频繁拆卸处理。通常采用化学药剂(如碱洗、酸洗、络合剂清洗等)使设备内部水垢溶解、脱落,或利用高压水、胶球、气冲等物理手段强制去除,不仅费时费力,还常常造成设备损坏、环境污染。
2)静电除垢技术
水分子是典型的极性分子,而水中的固态粒子带有正负电荷。通过高压脉冲直流电源输出高压直流电到处理器使其表面产生静电场,在静电作用下,阴阳离子将分别被水偶极分子包围,无法自由移动,从而阻止钙镁离子形成碳酸盐在器壁上沉积。
3)超声波除垢技术
当超声脉冲振荡波在金属中传播时,壁面会带动其附着的垢层一起振动,由于金属与垢层的传播物理性状不同,壁面和垢层之间就会产生微冲性的推斥力。对于已有垢层,会使其疏松而脱落;对于即将黏附的污垢,则无法稳定停留。
从手动清理到自主去除,虽然技术手段在持续优化,也具备一定程度的预防效果,但都无法从源头入手彻底阻垢,而大都陷入了除垢——再结垢的重复循环。
双效抑垢净水技术
不同于传统技术“亡羊补牢”般的应用效果,新型双效抑垢净水技术将净水与抑垢相结合,以净化为基础,抑垢为核心,为洗浴水质健康及便捷体验带来实际保障。
第一步:来源处理
微孔不锈钢滤网、纳米金属簇材料和120℃高温灭菌,共同构建起水质处理层。根据水中杂质微粒的大小不同,一级重点过滤水中可见的铁锈、泥沙等固体杂质和胶体;二级通过还原、氧化、分解等一系列化学反应处理看不见的有机污染物;三级高温灭活剩余的细菌、病毒。
其中,纳米金属簇是一种纳米级别的具有氧化还原活性的铜锌合金,当水流经过时,余氯、有害重金属离子等污染物就会被吸附到其表面和孔道中,在纳米金属簇的作用下,重金属离子被还原成不溶于水的金属,余氯被还原成氯离子,有机污染物被氧化降解为无害物质,净水的同时,也提前阻断了水垢形成。
第二步:终止结晶
研究表明,胶粒会产生水垢的晶核,清除胶粒能阻止水垢形成。而通过在进水口处添加抑垢因子,并将设备内胆维持相对低温,就能有效阻止自来水中钙镁离子和碳酸根、氢氧根发生化学反应,从而终止水垢晶核的形成。
基于水垢形成原理与用户需求痛点的深耕,HOPE平台整合全球一流资源匹配最佳解决方案,最终带来唯一双效抑垢技术方案,完成阻垢热水器行业首推,通过三级净化、双效抑垢和低温巡航打造健康沐浴升级体验。

应用此项技术的海尔电热水器实现内胆抑垢率80%,加热体抑垢率90%,长久保持热水器性能、内胆清洁和水质健康。
在健康消费浪潮之中,家电产业还应继续把握市场需求,不断创新产品和技术方案,将用户的美好生活畅想逐步变为现实。